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相爱两相厌 > 第113章:你敢

第113章:你敢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
      盛骁在袁鹿家里坐到天蒙蒙亮,进房间看了她一眼后,回了自己家里。
  
      他洗完澡,打算睡一个小时,设定好闹钟,正准备躺下,便有人来敲门。他又重新坐起来,“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推门而入,她穿着睡衣,脸有一点浮肿,瞧着有几分憔悴,上了年纪熬夜,很伤身。
  
      “您起那么早。”盛骁拿了手机,把设定好的闹钟取消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睡。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?在国外待了几年,回来不习惯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倒是没有不习惯,是有心事。”
  
      盛骁点头,“您的心事,我必然帮不到,也只有劝您一句,顺其自然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轻笑一下,抬手弄不弄头发,说:“顺其自然?如果所有的一切都顺其自然,那就没有今天。”她语气温和,走到他身侧坐下来,偏头看着他,“我知道我不算是一个特别称职的母亲,在日常照顾你上,还没有一个保姆用心。可你不能够否定了我对你的心,我不过是想给你更好的物质,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工作上。”
  
      “如今年纪上去,可以选择的话,我当时一定会抽出时间来陪你,我就你一个儿子,错失了你的童年,你以为我心里就舒服么?再加上你爸的事儿。”说到这里,她顿了顿,眼眶微热,别开头,片刻才继续道:“工作上再强,我也只是一个女人,我一心一意工作,但不能否认了我对这个家的付出,对你和你爸爸的付出。他当初拿这个刺激我,说我太爱工作,太强势,不像别的女人那样柔软顾家,一点小事儿都要跟他争辩到底,让他感觉到很累。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,你也是要拿这个来挖我的心肝么?”她微微扬着下巴。
  
      盛骁说:“孩子不是附属品。我一直记得,您常跟我说要学会自己做决定,就算做了错误的决定,只要记住教训,错的也没关系。十八岁那年过完生日,您就跟我说,我已经成年了,是一个独立的人了,要学会独立,别总惦记着父母的成就。只有个人的成就才是真的厉害,父母的成绩摆在眼前,我该做一个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人。要比你们更厉害的人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您现在告诉我,我身为您的儿子,一直以来,是让您省心的时候多,还是操心的时候多?”
  
      盛骁等了一会,见她不愿答,便继续往下说:“如果连一个简单的女人我都不能自己选择,您当初教我的那些,也算是白教了。”
  
      梁云月抿着唇,“你就当我是心理问题,我极其讨厌跟袁美华有关的任何一个人,就别说是她的亲戚了。”她垂了眼,神色有些落寞,“你说的没错,孩子不是附属品,有自己的思想,我管不了那么多。当父母的,就算孩子往你心里捅一把刀子,也得受着。我怎么能奢求你,来顾及我的感受。”
  
      她抬手擦了下眼泪,站了起来,“你睡一会吧。下周末我回M国,小颖那边,你多照顾点。别因为我,苛待了人家。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她就出去,轻轻的带上了门。
  
      没有发火,只是落了个失望与心凉给他,倒是比直接发火更厉害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孟正晨起的时候给江韧发了个信息,告知他关于袁鹿和盛骁的绯闻始作俑者是谁。
  
      看到他发过来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他彻夜未眠,想了很久,不过这一刻,他突然之间豁然开朗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别无选择,既然有上门给的好处,无论结果如何,他都必须要拼一把,未必最后会输。
  
      他让孟正找了盛骁的特助邀约吃饭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袁鹿上午没去公司,修养了半天。上午起来,给盛骁发了个感谢信息,又给张歆打了电话,简单询问了一下昨晚的事儿。
  
      张歆说到了孟正,问她是否认识。
  
      袁鹿仔细想了半天,不记得有这样一个人。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他有点奇怪,幸好盛总的司机及时来接我们。还有,我在医院里上厕所,无端端被关在间隔里了,不知道是鬼闹的还是人闹的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一下就想到了江韧,难不成他昨天也来医院看过她?
  
      也就只有他会做这种事儿。
  
      她下意识的往四周围看了一圈,想到之前搬家的时候,不小心发现的摄像头,她觉得她应该给自己的家里做个大扫除,去网上看看有没有那种检测器。
  
      她洗完澡,准备去厨房煮个泡面。
  
      厨台上还放着盛骁昨晚上买的粥,她看了看,把泡面放回去,把粥热了热。
  
      下午到公司,公关公司那边拟了声明稿子过来,她看了看,自己润色了两遍,就让张歆发出去。
  
      小谭那边和品牌方那边已经陆续发了声明,网上的声音慢慢扭转,很快就平息下去。
  
      连带着她跟盛骁的那则八卦一起,论坛里高热的那条帖子也被删除,开帖子的人出来做了澄清,表示自己都是瞎编的。
  
      袁鹿的老底没有被挖出来。
  
      袁鹿后来去看了看自己以前的那个微博,发现她的那篇文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删除了,她又找了找关于过去的那些言论,也都找不见了。
  
      好像她人生的那一段凄惨时光,不复存在。
  
      等风波平息,袁鹿邀请了小谭一块吃饭,她亲自过去接人。
  
      去的时候,小谭的哥哥也在,替她收拾妥当,抱着她下楼。
  
      “得换个地方住。”下去的时候,小谭哥哥唠叨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确实,没有电梯,上下楼不方便,身边没人的时候,小谭自己都没法下楼。
  
      谭哥把人抱上车,对袁鹿说:“一会下车你帮她一下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吃完了跟我说一声,我过去接就行。”
  
      “好。”
  
      小谭说:“老哥,你别啰嗦了。”
  
      谭哥关上车门,袁鹿启动车子出发。
  
      小谭想吃韩城料理,袁鹿让张歆帮忙预定了一家味道不错的。
  
      到了地方果然生意特好。
  
      袁鹿停好车,拿了轮椅,伸手想帮一下,小谭自己麻溜的坐到了轮椅上,朝着她笑嘻嘻的说:“我又不是刚刚残的,这都是小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她这会兴致勃勃,眼睛一直盯着料理店的大门,“好久没吃,可馋死我了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没有推她,她的轮椅是电动的,可以自己操控。两人到了门口,她才稍微帮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张歆给他们预定的是包间,但小谭想在外面大厅里吃,正好窗边有空位,服务生过来把椅子撤掉一把。袁鹿坐下来,给她倒水,顺便把菜单递给她,让她想吃什么就点什么。
  
      小谭也没客气。
  
      点完菜,她才喝了口茶,说:“我有好一阵没出来吃饭了,我现实朋友比较少,大多都是网络上的,到了年底,我哥又很忙,没空带我。我现在就盼着过年,让我哥带我出去玩。”
  
      “那就听你哥哥的话,考虑换个地方住,要是有电梯的话,你就会方便很多。可以自己出门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我舍不得我的小屋。”
  
      “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。不过你那小屋确实布置的不错,我瞧着也还蛮喜欢的,都是你自己设计布置的?”
  
      “那是当然,我可是费了心思的。家里的每一件东西,都是我亲自买,亲自布置,所以特别有感情。而且,那房子,是我爸妈留下的。”
  
      袁鹿知道她家里的事儿,也知道她爸妈去世的时候,她才十岁左右,本该是无忧无虑的年纪啊,却遭受了这样大的挫折,袁鹿只要仔细想一下,都觉得心疼。
  
      不过眼下,她提到父母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异常。
  
      烤肉上来,袁鹿主要负责烤,她胃口很不错,看起来是个小吃货,小仓鼠一样,吭哧吭哧吃的很香甜。
  
      跟这样的人吃东西,还挺有味道。
  
      吃的差不多的时候,小谭给她哥打了电话,报了地址。两人就等着谭哥过来接人。
  
      袁鹿与她闲聊,小姑娘话挺多的,像只小鸟叽叽喳喳欢快的很。
  
      她真的一点也不像逆境中长起来的人,反倒像是一直活在满满的爱里,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善意。
  
      “你哥是做什么的?他怎么没不跟你住在一块,让你自己住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们都长大了,他陪着我住不太方便,而且我觉得我哥也需要自己的人生呀。他从二十岁开始辍学照顾我,照顾到我大学毕业,我只是不能自如的走路,其他事儿难不倒我,这么多年我早把我的双手开发到了极致。我哥哥年纪也不小了,得谈恋爱啊,自己一个人住方便些,能带女朋友回家。”她说着,冲着她眨巴了两下眼睛,仿佛在说你懂得。
  
      袁鹿被她的样子逗笑,真是古灵精怪。
  
      半小时后,谭哥把人接走。小谭的哥哥看着是个冷冰冰的人,不苟言笑,身上有一种历经万难的沧桑感,但给人的感觉倒是很持重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